490865167259 [转载]关于“镍铬重金属烤瓷牙”事件的一个专业回复_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口腔技术研讨 >> 口腔修复 >> 正文

[转载]关于“镍铬重金属烤瓷牙”事件的一个专业回复

 

最近,随着网名”人民需要_真相”的刘先生在天涯社区发表了“应当禁止镍铬重金属烤瓷牙的使用”一贴以来,各种媒体上有关于镍铬合金会导致肾病的报道越来越多,人们对此的恐慌也甚嚣尘上,一时间大有谈镍色变的意思,而作为一名工作在第一线的口腔修复科医生,我在最近的工作中也接触了很多对此充满疑虑的患者朋友。

在这个时候,我和广大的患者朋友一样,迫切希望国家有关机构,或者相关的专家学者能够给大家一个比较权威的解释,是的,人民确实需要真相!但是,和几年前高露洁牙膏中“三氯生”事件一样,我们的国家机关再一次令人失望地沉默了,而在各种来源的访谈中,那些所谓的“知名专家”也只能给出一些顾左右而言他的回答。

因此,我决定站出来,以一个“低年资医生”或者“在读研究生”的身份,把我这几天来查阅的大量关于过敏反应、镍铬合金安全性、其他牙科合金安全性以及镍铬合金导致肾病等问题的科技文献公布出来,供各位网友,特别是非医学专业的朋友了解,也希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就类似的问题解答大家更多的困惑。

我所查阅的文献均为发表在多种专业科技期刊上的英文文献,我会给出中文的译文,之所以不采用中文文献,是因为实事求是地讲,国内的科学研究可信性较高的不超过10%,我采用的文献,都会尽量给大家相应的链接地址,大家可以直接在网上查询其真实性。

首先,我要引用一篇发表在《Dental Materials》杂志上的科技文献:

《Dental Materials》杂志,中文名--《牙科材料》,是国际牙科材料学会(Academy of Dental Materials)的官方期刊,被很多医学科技数据库收录,具有相当的权威性。我引用的文献发表在2006年12月的《Dental Materials》杂志上,题目是“The safety of nickel containing dental alloys”,即“含镍牙科合金的安全性”,在互联网上可以看到文献摘要,URL如下:http://www.journals.elsevierhealth.com/periodicals/dental/article/PIIS0109564105003416/abstract 。

下面是原文及我的译文:

The safety of nickel containing dental alloys

Dental materials , Volume 22, Issue 12, Pages 1163-1168 (December 2006)

Abstract
Nickel is a constituent of many dental alloys. This paper reviews mainly papers published after 1985 with regards to biological reactions to nickel in dentistry. Nickel is an allergen, but there is no evidence that individual patients are at a significant risk of developing sensitivity solely due to contact with nickel-containing dental appliances and restorations. Hypersensitivity reactions to nickel are only likely to occur with prior sensitization from non-dental contacts and even these are rare. Clinical evidence has been presented to show that small doses of nickel, e.g. from dental appliances, may induce tolerance to this allergen. The papers reviewed report low rates of release of nickel from dental alloys. Some nickel compounds, which are mildly cytotoxic, have been implicated as carcinogens by inhalation in industrial settings, but these compounds are not present in dentistry-related operations, including dental technology procedures. Nickel-containing alloys and compounds have not been associated with increased cancer risk by oral or dermal routes of exposure. It is concluded that, subject to use according to established techniques, nickel-containing dental alloys do not pose a risk to patients or members of the dental team.

含镍牙科合金的安全性

牙科材料杂志,第22卷,第12期,第1163-1168页,2006年12月

镍是一种很多牙科合金中都含有的成分的,本论文回顾了自1985年以来发表的关于镍生物安全性的文献。镍属于一种致敏原,但是没有证据表明患者可以仅仅由于接触含镍的器械或者修复体而发生明显的过敏反应。镍的接触过敏反应,往往倾向发生于以前因非口腔途径接触镍而致敏的病例,而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临床证据表明,像牙科修复体那样小剂量的镍接触,可能引导肌体对这种致敏原产生耐受。本论文回顾的文献反映了确实有少量的镍元素可以从牙科合金中游离出来,部分镍的复合物具有轻度的毒性,而且有致突变倾向,但是这些复合物仅仅出现在工业领域,而不出现在牙科操作或者牙科技工中。当前,镍以及其复合物还没有被认定为口腔癌和皮肤癌的接触致病因素,只要遵照既有的技术程序,含镍合金并不会对医生或者患者产生健康危害。

我之所以最先引用这篇文献,是因为它是我所查到的此类文献中,发表时间最晚的一篇,基本上反映了口腔医学界在将镍铬合金这样材料大量应用了41年之后,对其作出的最新的评价,而且我也希望用这篇文献定下我本文的基调:即实践证明镍铬合金不是天使,亦非恶魔。
在讨论“镍铬合金烤瓷牙到底能不能导致肾病”时,大家应该注意几个问题:

首先,“金属元素的毒性”与“合金的毒性”是否等同?

理论上,自然环境中的所有元素,当在人体内蓄积超过一定水平时,都会表现出一定的毒性,其中又以铅、汞、镍、铬、铍等重金属因素的毒性最为明显。

但是,单一元素金属,即纯金属的毒性与合金的毒性是不同的,当几种金属元素相互混合时,它们之间就会通过化学反应形成合金(Alloy),从微观形貌来看,合金材料具有比纯金属更加稳定的晶体结构,比其任何一种组分的纯金属更坚硬、更耐腐蚀,合金中的任意一种元素都比纯态势更难以解离成金属阳离子,从而降低合金组成中的成分元素对人体产生危害的可能。

举个例子,大家都知道汞(Hg),或者叫水银,具有非常强烈的毒性,人接触汞的蒸汽可以出现严重的肾脏和造血机能损害,甚至能在短时间内夺走一个人的生命,但是当汞与银混合形成银汞合金(Amalgam)之后,就不可能表现出单纯汞的强烈毒性了,否则那么多因为用银汞合金补过牙的患者,现在恐怕就不仅仅是心慌慌那么简单了啊。
其次,金属对人体形成毒害的程度,与接触人体的方式有关:

各种具有潜在毒性的金属元素到底能不能对人体形成毒害,以及需要摄进多大剂量才能形成毒害与金属元素进入人体的途径有直接的关系,人体可以通过吸入(肺)、吞咽(口腔和胃肠道)、皮肤接触、皮下埋植、腹膜接触、腹腔注射、动静脉注射等等途径接触金属,而不同的途径表现的毒害程度有非常大的区别。

例如,根据Phielepeit T, Legrum W在1989年第13期的《Arch Toxicol Suppl》上发表的《Different effects of intraperitoneally and orally administered palladium chloride on the hepatic monooxygenase system of male mice》一文,在小鼠身上所做的实验表明,如果通过口腔接触,需要摄入1000毫克/公斤体重的钯离子,才能达到杀死50%小鼠的剂量(LD50),而如果通过腹膜接触,则降低到87,而如果直接注入静脉,则只需要2就够了。

以往的对于镍的致敏性研究往往通过皮肤接触测试(Skin Patch Test),例如被广泛引用的大约有10%的女性对镍过敏的统计,就是Merck医生在1983年通过皮试获得的。这与镍铬合金烤瓷牙与人体接触的方式完全不同,非医学专业的网友往往认为口腔粘膜接触比皮肤接触更直接、更具有危险性,实际上恰恰相反,我们知道如果金属离子与皮肤接触,皮肤除了通过排汗没有其他办法将接触的金属离子清除,而进入口腔的金属离子则可以被唾液稀释,同时不断通过消化道、泌尿道排出体外,因此金属离子的蓄积要比皮肤接触缓慢,同时口腔内有大量的唾液蛋白,这些蛋白可以通过静电吸引作用结合并包裹金属阳离子,使一部分离子脱离与人体免疫系统的接触而避免过敏反应的发生,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后面引用的文献中会提到:“真正对镍铬合金烤瓷牙发生过敏的比例低得惊人” 。
第三,金属对人体的毒害,与接触剂量有很大关系,即“量效关系”:

上面提到了,自然环境中的任何元素或者物质,只要超过一定的浓度或者剂量,都会表现出毒性,反过来也可以说,任何有毒物质都必须超过一定浓度或者剂量才能毒害人体。

目前医学界对于“镍中毒”的关注,更多的是对于镍的冶金工业从业人员,以及长期操作镍铬合金的牙科技师,这是因为这些人员所处的工作环境镍的浓度很高,而且他们所完成的工序也倾向于促进镍的游离,比如冶金工艺中会产生大量的硫酸镍、硝酸镍,而牙科技师则在打磨和电解抛光中产生镍的粉尘和离子。因此这些人员体内的镍含量很可能超过一定限度而导致附加损伤,而患者也好、牙科医生也好,接触的是已经加工完毕的镍铬合金,口腔内的唾液的确是电解质,但是毕竟不算强酸环境,而且咀嚼运动对合金表面的磨损与高速研磨也有天壤之别,因此真正能在口腔环境内解离的镍浓度其实是很低的。
刘先生目前所列举的文献,与口腔内的实际状况并不符合:

关注本事件的朋友可以参照我上面的介绍,回过头来再看看刘先生引用的关于“镍的毒性”的科技文献,我们可以发现大部分试验,作者都不是口腔专业的,做试验时采用的金属材料是纯态的镍金属,或者是完全游离出来的镍离子溶液,而不是专用的牙科镍铬合金,采用的方法都是直接使用镍进行体内(皮下和骨内)埋植,而不是通过口腔粘膜接触,这与实际上人体与烤瓷牙的接触方式也是完全不同的。

因此虽然这些文献都肯定了镍对人体的危害,但是这些试验的结论不能被简单地推广到口腔科学领域中来,这些试验只能证明高浓度镍对人体的危害,而不能作为镍铬合金烤瓷牙造成人体危害的直接证据。实际上我告诉大家,这几个试验考察的原本就是工业领域内镍污染对人的危害,而其他的、使用牙科镍铬合金所做的试验,根本没有得出可能危害人体健康的结论,这一点刘先生自己也承认。
关于医疗材料的安全性,理论上的推测和长期的临床观察哪一个更可信?

我们知道,镍铬合金在口腔修复领域的应用开始于1968年,目的就是为了部分取代价格高昂的贵金属,迄今为止已经有41年的应用历史,据我的保守估计,全球接受过这种合金修复的病例至少超过1亿人。

虽然镍的生物安全性一直被人们所质疑,而且在工业领域确实出现了一些镍中毒病例(接触性皮肤炎、镍源性肾损伤),但是对口腔科病例的长期观察证明,镍铬合金不会造成人体的全身性损害,甚至连对镍的过敏反应发生率也远低于大家的设想。

我推荐大家看一看美国加利福尼亚洲牙科学会(Dental Board of California)在2001年发布的一个叫做《DentalMaterialsFactSheet》的小手册,该手册对多种常见口腔材料的安全性和潜在危害作了言简意赅的总结,出发点就是指导开业牙医如何就类似问题与患者展开良好的沟通(我觉得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美国的医学会还是比较务实的),大家可以从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网站上自由下载该文件,地址如下:http://www.dent.ucla.edu/PatientCare/DentalMaterialsFactSheet.pdf ,在本文的最后,我将发表本手册的英文全文和我的译文全文。

以下是我从该手册上摘录下来的冠与镍铬合金的段落:

Other dental materials that have elicited significant concern among dentists are nickel-chromium-beryllium alloys used predominantly for crowns and bridges. Approximately 10% of the female population are alleged to be allergic to nickel. The incidence of allergic response to dental restorations made from nickel alloys is surprisingly rare. However, when a patient has a positive history of confirmed nickel allergy, or when such hypersensitivity to dental restorations is suspected, alternative metal alloys may be used.

另一种让很多牙医都感到担忧的牙科材料是镍铬合金,大约10%的女性对镍元素过敏,但是真正对含镍的牙科修复体产生过敏反应的发生率却很低(笔者注:10%女性对镍过敏是欧洲人通过皮肤测试得到的数据,但是口腔内唾液蛋白的存在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过敏的发生率,同时亚洲人的过敏率较欧洲人低),如果患者以前有过对镍过敏的经历(笔者注:如不能佩戴含镍金属的手表或者眼镜),那么就要考虑使用其它金属;
此外,在“美国卫生和福利部”(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的官方网站 http://www.health.gov/default.asp 上,也发布了该部门汇总的对于牙科材料安全性的报告,URL如下: http://web.health.gov/environment/amalgam1/appendixI-sectionIII.htm ,我再次摘录其中关于镍铬合金的评述:

Approximately 10 percent of women and 1 percent of men are sensitive to nickel (Merck Index, 1983). The extensive use of base metal casting alloys containing nickel for fixed restorations has been of major concem to the dental profession, but relatively few case reports substantiate this concern (Kalkwarf, 1984; Hensten-Pettersen, 1984; Femandez et al., 1986, Lamster et al., 1987).
大约10%的女性和1%的男性对镍过敏,因此贱金属(笔者注:贱金属主要指镍铬合金)的大量应用引起了牙医们的广泛担忧,但是只有很少的报告证明了这一担忧。
通过这两篇来自于大洋彼岸的医学同行以及政府监管部门的文献,还是可以看到医学界对于镍铬合金烤瓷牙的基本认同的,即使用含镍合金确实带来了潜在的健康忧虑,但是实际上这些忧虑并没有成为现实的威胁。
接下来,让我们来看一看镍铬合金烤瓷牙真的在欧美早就淘汰了吗?

先让我们来看看美国ARGEN公司的网站,ARGEN是世界最大的牙科合金生产商,在http://www.argen.com/index.php?id=51 页面可以看到这个公司所生产的产品经过FDA监管和认证的,而在URL:
http://www.argen.com/index.php?id=23 页面上,则可以看到该公司目前有5种镍铬合金还在生产,我们知道世界上最不作为、最松散的医疗管理部门是中国的药监局,而最有作为、最严格的则是美国的FDA,说白了FDA是美国人用来保护美国人健康的,如果这5种镍铬合金能够通过FDA的批准上市流通的话,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证明它们的相对安全。

也许有些朋友会认为ARGEN虽然生产镍铬合金,但是不一定就会给美国人用,他完全可以把这些“垃圾合金”都卖到中国来呀,那就让我们再到美国最大的牙科加工厂:Continental Dental Lab (大陆牙科工厂)的网站上看看吧,该工厂的主页面是:http://www.continentallab.com/continentallab_index.cfm ,而在产品目录http://www.continentallab.com/docpage.cfm?doc_id=186 页面,介绍了Continental加工的金属烤瓷牙项目,其中我们可以看到“Our crown and bridge porcelain is compatible with high noble, noble and predominately base alloys ” ,即“我们使用的牙冠、牙桥陶瓷可以用于高贵金属、贵金属和贱金属”,而牙科工业中的贱金属主要指的就是镍铬合金,可见就连这样北美数得着的大加工厂,镍铬合金也没有完全退出市场。

我们都知道美国的劳动力成本是很高的,美国牙科加工厂的收费几乎是中国的10倍,因此只有美国本土的医生才会在这样的厂家委托加工,这些牙冠应该也都被安装到了美国人的嘴里(当然,如果有人坚持认为中国或者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医生会不惜重金委托北美有名的加工厂给自己做牙的话,我也无话可说)。可见,即便在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还在应用镍铬合金,虽然比例一定很小,但是并不像大家想当然的认为“早就被完全淘汰了”,毕竟美国也有穷人,也有做不起贵金属烤瓷和全瓷的人。
我们再来看看刘先生提到的“镍导致IgA肾病的报道”:

其实我们口腔科医生从来不回避镍铬合金自身固有的问题,比如铸造精度差、易导致龈缘灰线等问题,但是现在的问题是:镍铬合金到底是不是又让人的肾病的能耐?

刘先生因为在网络上看到了镍导致肾病的报道后,才开始怀疑自己的肾病与镍铬合金烤瓷牙联系在一起的,他曾说过“如果将IgA nephropathy associated with dental nickel alloy sensitization作为关键词,在网上可以查到很多相关的报道” ,我不知道有多少朋友真正尝试过。

我使用刘先生提供的关键词的在Google上进行了搜索,可以获得179项相关记录,确实不少,但是如果大家仔细看一下,就会发现除了这些天来我们中国人自己发表的帖子之外,所有的记录指向的均是同一篇病例报告,该病例报告发表在《Am J Nephrol 》(北美肾病杂志) 1985年第5期第395页,中文名为《与含镍牙科合金有关的IgA肾病》, 文献摘要的URL如下: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4061506

这篇文献的英文摘要以及译文如下:
IgA nephropathy associated with dental nickel alloy sensitization
Strauss FG, Eggleston DW.
We report a patient with documented IgA nephropathy in whom microscopic hematuria, proteinuria, and hypertension first occurred after placement of nickel alloy base dental crowns. Progressive proteinuria culminating in nephrotic-range proteinuria occurred parallel to increased nickel placement and dramatically resolved following nickel alloy removal. That immunologic alterations occur as a result of nickel exposure has already been suggested by the common occurrence of nickel contact dermatitis, often exacerbated by intraoral nickel placement, increased carcinogenesis in nickel refinery workers, and animal models of nickel-associated carcinogenesis. Our patient may represent an example of nickel-induced sensitization and associated IgA glomerulopathy. Further study of patients with immune-mediated glomerulopathy with attention to dental nickel exposure appears indicated.

与含镍牙科合金有关的IgA肾病

作者:Strauss FG, Eggleston DW.

我们报告的这个患者在安装含镍合金牙冠后, 出现了显微镜下可见的血尿、蛋白尿和高血压,并且含镍牙冠安装的越多,蛋白尿也越严重,高峰时出现了“肾性蛋白尿” ,在拆除这些含镍的牙冠后,症状快速地得以缓解。镍的接触性皮炎、镍冶炼厂工人癌症患病率的升高,以及镍在动物体内诱发突变等,均提示镍可能造成免疫学病变。该患者就是镍引发过敏反应以及IgA肾病的一个例子,对于镍引发免疫性肾损伤的问题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在这个病例报告中,确实反映了肾功能损伤与安装含镍合金牙冠(笔者注:并没有直接指明是镍铬合金)之间很可能存在联系,但是需要注意作者并没有提供该患者安装的牙冠类型和数量,也就是说没有反映患者对镍的具体接触状况,同时,由于作者是肾病科医生而不是口腔科医生,因此他们提到了镍的接触性皮炎以及镍冶炼工人的癌症发病率提高,但是就像我引用的第一篇文献--《》中提到的,这些镍的中毒并不是发生在口腔应用之中的。

除了这个病例报告以外,我在互联网上没有找到其他含镍牙科合金导致肾损伤的报道,另外,在一个冶金领域相关的“Corrosion Doctor”(腐蚀博士)网站上,当谈到镍对冶金工人危害的段落里,有这样一句话:“A case has been reported of an individual who suffered from an IgA nephropathy after placement of nickel alloy base crowns”,即“据报道曾经有一个病例在安装含镍合金牙冠后出现了IgA肾病”,我认为很可能就是指上面的那个病例,那么也就是说这1985年之前以及之后的很长时间内,并没有其他病例支持“含镍合金可以造成肾病”,或者说刘先生很可能是全球已知的第二个病例。我们知道镍铬合金问世已经有41年了,每年至少有近千万人安装这种烤瓷牙冠,那么这么罕见的发生率能够证明镍对肾脏的危害吗?
对于刘先生过敏反应和肾损伤来源的推测:

关于过敏的一般常识,大家可以到百度百科看看,里面的内容还是挺丰富的,而且也比较通俗易懂,URL如下
http://baike.baidu.com/view/188345.htm ,在这个页面里,大家可以关注一下“过敏体质”一段,尤其是我用红色标注的几行文字:
过敏体质(irritable the physique)
  一般是将容易发生过敏反应和过敏性疾病而又找不到发病原因的人,称之为“过敏体质”。具有“过敏体质”的人可发生各种不同的过敏反应及过敏性疾病,如有的患湿疹、荨麻疹、有的患过敏性哮喘,有的则对某些药物特别敏感,可发生药物性皮炎,甚至剥脱性皮炎。但是偶尔对某种已知因素发生高反应性,不能称作“过敏体质”。
  造成过敏体质的原因
  造成“过敏体质”的原因是复杂而多样的,可能是因为儿童皮肤比较娇嫩,由于风吹或被日光暴晒,可以引起.因此要注意避免以上因素.另外,适当注意小儿是否吃母奶,如果吃母奶.母亲饮食不注意,吃了鱼虾可以通过母乳引起小儿过敏.这样就需要大人注意饮食.避免容易过敏的食物.如:鱼虾.蘑菇.草莓等.
过敏体质的特征
  从免疫学角度看,“过敏体质”的人常有以下特征:
  ①免疫球蛋白E(IgE)是介导过敏反应的抗体,正常人血清中IgE含量极微,而某些“过敏体质”者血清IgE比正常人高1.000倍~10.000倍。
  ②正常人辅助性T细胞1(Th1)和辅助性T细胞2(Th2)两类细胞有一定的比例,两者协调,使人体免疫保持平衡。某些“过敏体质”者往往Th2细胞占优势。Th2细胞能分泌一种称为白细胞介素-4(IL-4)物质,它能诱导IgE的合成,使血清IgE水平升高。
  ③正常人体胃肠道具有多种消化酶,使进入胃肠道的蛋白质性食物完全分解后再吸收入血,而某些“过敏体质”者缺乏消化酶,使蛋白质未充分分解即吸收入血,使异种蛋白进入体内引起胃肠道过敏反应。此类患者常同时缺乏分布于肠粘膜表面的保护性抗体——分泌性免疫球蛋白A(sIgA),缺乏此类抗体可使肠道细菌在粘膜表面造成炎症,这样便加速了肠粘膜对异种蛋白吸收,诱发胃肠道过敏反应。
  ④正常人体含一定量的组织胺酶,对过敏反应中某些细胞释放的组织胺(可使平滑肌收缩、毛细血管扩张、通透性增加等)具有破坏作用。因此正常人即使对某些物质有过敏反应,症状也不明显,但某些“过敏体质”者却缺乏组织胺酶,对引发过敏反应的组织胺不能破坏,而表现为明显的过敏症状。
造成上述免疫学异常的根本原因常与遗传密切相关。

我本人是口腔科医生,对于过敏疾病的了解和专业的内科医生不可同日而语,但倒也不算门外汉,定义某一种物质是否属于致病或者致敏物质,必须看整个人群,或者说人群中的绝大多数是否会因之而产生疾病或者过敏反应。从刘先生的自述来看,他的IgE指标达到了383,而且同时对多种物质过敏,因此这位朋友有相当大的可能属于过敏体质,这一类体质的人,会对于很多物质过敏,或者对某些致敏物的反应程度超过一般人群,而能够造成这类人群发生过敏反应的物质,也不应该被归类于“危险物质”,因为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些物质是无害的,就比如说有一些人吃海鲜会过敏,拉肚子,但是还有更多的人可以吃海鲜而不拉肚子,因此海鲜就不能被算成致敏物质。所以,我觉得刘先生很可能属于过敏体质,因此才有对镍铬合金较强的反应,但是这种比较罕见的散发病例,从流行病学角度来看,确实不能少说明什么问题。

实际上我们生活中接触到的很多物质,包括纺织品、食物、花粉甚至热水都可能引起某些人的过敏,引起过敏反应的抗原物质常见的有2000-3000种,医学文献记载接近2万种,它们通过吸入、食入、注射或接触等方式使机体产生过敏现象。如果这些物质都算作有害物质的话,我们人类就没有生存的必要了吧?

因此除了刘先生以外那么多怀疑自己的过敏患者其他的症状与镍铬合金有关,其实都只是怀疑而已,因为你只有确定你确实是在安装了镍铬合金烤瓷牙之后出现症状或者生活指标不正常,而拿掉内阁合金烤瓷牙之后个方面都得以缓解(就像国外发现的那一例gA肾病),才能断定你的症状与它有关。

而很多在做了烤瓷牙之后发生多短时间的过敏或者荨麻疹的,基本上就是非医学专业人员的误解了,因为如果你确定对某种物质过敏的话,除非你彻底脱离与这种物质的接触,否则过敏反应会一直存在,就像有的人不能带镍金属的眼镜架,脸上会起小疹子,那么必须你彻底不带,脸上的疹子才能好,而很多患者怀疑的荨麻疹在没有拿掉嘴里的烤瓷牙之前就好了,怎么可能归罪于对镍金属的过敏呢?

除了镍铬合金之外,我发现很多患者朋友还在质疑自己口腔里的其他修复材料,特别是银汞合金,甚至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那么,常见的其他的牙科材料是否安全呢?

我还以前面来自于美国加州牙科学会以及美国卫生和福利部发布的两个文件,来讲解这一问题,在加洲牙科学会发表的手册上,有以下的文字内容:

1.  关于银汞合金:
There is no research evidence that suggests pregnant women, diabetics and children are at increased health risk from dental amalgam
fillings in their mouth.
没有证据表明,银汞合金会对孕妇、糖尿病人和儿童造成健康危害;

2.  关于复合树脂:
Composite resins are the preferred alternative to amalgam in many cases. They have a long history of biocompatibility and safety.
很多时候,复合树脂是银汞合金的替代品,长期的应用历史证明了它的生物相容性和安全性;

3.  关于镍铬合金:

Other dental materials that have elicited significant concern among dentists are nickel-chromium-beryllium alloys used predominantly for crowns and
bridges. Approximately 10% of the female population are alleged to be allergic to nickel. The incidence of allergic response to dental restorations
made from nickel alloys is surprisingly rare. However, when a patient has a positive history of confirmed nickel allergy, or when such hypersensitivity to
dental restorations is suspected, alternative metal alloys may be used.

另一种让很多牙医都感到担忧的牙科材料是镍铬合金,大约10%的女性对镍元素过敏,但是真正对含镍的牙科修复体产生过敏反应的发生率却很低(笔者注:10%女性对镍过敏是欧洲人通过皮肤测试得到的数据,但是口腔内唾液蛋白的存在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过敏的发生率,同时亚洲人的过敏率较欧洲人低),如果患者以前有过对镍过敏的经历(笔者注:如不能佩戴含镍金属的手表或者眼镜),那么就要考虑使用其它金属;

4.  总结:

Both the public and the dental profession are concerned about the safety of dental treatment and any potential health risks that might be associated
with the materials used to restore the teeth. All materials commonly used (and listed in this fact sheet) have been shown -- through laboratory and
clinical research, as well as through extensive clinical use -- to be safe and effective for the general population. The presence of these materials in
the teeth does not cause adverse health problems for the majority of the population.

公众和牙医都很关心牙科治疗的安全性,以及对健康的潜在影响,在这个手册中列举的常见牙科材料,通过实验室检测和临床使用,都被证明对一般人群是安全而有效的,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在牙齿上出现这些材料不会造成负面的影响。

接下来,是美国卫生和福利部的报告:

5.  Amalgam restorations, in general, have been considered to be either inert or only mildly irritating to the pulp or body tissues in dogs, rats, and humans

总体来讲,银汞合金修复体是非常稳定的,或者仅对牙髓或机体有轻微的刺激作用,无论对狗、大树还是人类;

6.  Approximately 10 percent of women and 1 percent of men are sensitive to nickel (Merck Index, 1983). The extensive use of base metal casting alloys containing nickel for fixed restorations has been of major concem to the dental profession, but relatively few case reports substantiate this concern (Kalkwarf, 1984; Hensten-Pettersen, 1984; Femandez et al., 1986, Lamster et al., 1987).
大约10%的女性和1%的男性对镍过敏,贱金属(主要指镍铬合金)的大量应用引起了牙医届的广泛担心,但是只有很少的报告证明了这一担忧。
也就是说,目前口腔科常见的充填材料,包括银汞合金、复合树脂、镍铬合金,当然还有贵金属,他们的生物安全性还都是被大家认可和接受的,无端地怀疑这些材料,除了让大家整天忧心忡忡或者不敢接受必要的医疗服务之外,没有任何积极意义。
人民真的需要真相!
这次的镍铬重金属事件,一方面反映了中国人民在饱受食品、药品负面曝光之后惊弓之鸟的心态,另一方面也放映了大家对于口腔卫生保健的日益重视,其实对于口腔医疗团队而言,应该将这一事件妥善处理,给广大患者一个令人放心的答复,而广大患者也应该平心静气,倾听来自于专业人员的讲解,因为日益紧张的医患关系和普遍的怀疑态度,只能让我们全体中国人民都做不了赢家。
文末,再次总结我从一个一线口腔医生的角度对镍铬合金烤瓷牙的态度:
镍铬合金是一种质量较低的烤瓷合金,从发展的角度来看,不应该成为21世纪口腔修复的主流,但是也没有必要将其妖魔化,在某些欠发达地区和人群,镍铬合金烤瓷牙仍然是必要的补充。一句话:不能因为有一个孩子因为线头窒息过,就抢走所有孩子手中的维尼小熊。
最后,衷心地祝福刘先生早日康复,也衷心地祝福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在这个艰难的时代拥有健康的身体和坚强的心!

 

版权所有: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口腔科版权所有
门诊电话:029—84777375 病房:029--84777738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新寺路1号 术支持:奈特星网络 网络管理员:陈新钊 邮箱:joeyangws@hotmail.com